“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的意思及全诗出处和翻译赏析

“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出处

出自 宋代 欧阳修 的《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全诗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花底忽闻敲两桨。
逡巡女伴来寻访。
酒盏旋将荷叶当
莲舟荡
时时盏里生红浪
花气酒香清厮酿。
花腮酒面红相向。
醉倚绿阴眠一饷。
惊起望。
船头阁在沙滩上。

作者简介(欧阳修)

欧阳修头像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永丰县)人,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与韩愈、柳宗元、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全诗拼音读音对照参考

yú jiā ào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huā dǐ hū wén qiāo liǎng jiǎng.
花底忽闻敲两桨。
qūn xún nǚ bàn lái xún fǎng.
逡巡女伴来寻访。
jiǔ zhǎn xuán jiāng hé yè dāng.
酒盏旋将荷叶当。
lián zhōu dàng.
莲舟荡。
shí shí zhǎn lǐ shēng hóng làng.
时时盏里生红浪。
huā qì jiǔ xiāng qīng sī niàng.
花气酒香清厮酿。
huā sāi jiǔ miàn hóng xiāng xiàng.
花腮酒面红相向。
zuì yǐ lǜ yīn mián yī xiǎng.
醉倚绿阴眠一饷。
jīng qǐ wàng.
惊起望。
chuán tóu gé zài shā tān shàng.
船头阁在沙滩上。

展开

“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的意思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欧阳修 翻译及注释

翻译
荷花底下,忽听到双桨击水的声响,不一会,一群女友来把我寻访。摘下荷花当酒杯,采莲船在荷花池中荡漾。粉红色的荷花映酒中,杯里时时翻红浪。
清新的荷香、醇美的酒味,搅在一起;粉红的荷花、粉红的脸蛋,同映酒缸。绿色的荷叶丛中,醉了正好躺一躺。一觉醒来抬头望,船头搁浅在沙滩上。

注释
⑴渔家傲:词牌名。此调原为北宋年间流行歌曲,始见于北宋晏殊,因词中有“神仙一曲渔家傲” 句,便取“渔家傲”三字作词名。双调六十二字,上下片各四个七字句,一个三字句,每句用韵,声律谐婉。南北曲均有。
⑵逡(qūn)巡:宋元俗语,犹顷刻,一会儿。指时间极短。
⑶旋(xuàn):随时就地。当(dàng):当做,代替。
⑷“时时”句:谓莲花映入酒杯,随舟荡漾,显出红色波纹。红浪:指人面莲花映在酒杯中显出的红色波纹。
⑸清厮酿(niàng):清香之气混成一片。厮酿:相互融合。
⑹花腮(sāi):指荷花。形容荷花像美人面颊的花容。酒面:饮酒后的面色。宋梅尧臣《牡丹》诗:“时结游朋去寻玩,香吹酒面生红波。”
⑺一饷(xiǎng):即一晌,片刻。《敦煌变文集·王昭君变文》:“若道一时一饷,犹可安排;岁久月深,如何可度。”蒋礼鸿通释:“一饷,就是吃一餐饭的时间。”
⑻阁(gē):同“搁”,放置,此处指搁浅。一作“搁”。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欧阳修 赏析

  此词以清新可爱而又富有生活情趣的语言,描写一群采莲姑娘荡舟采莲时喝酒逗乐的情景,塑造出活泼、大胆、清纯的水乡姑娘形象,给人以耳目一新的艺术享受。

  首句“花底忽闻敲两桨”,“闻”字、“敲”字,不写人而人自现,“桨”字不写舟而舟自在,用“花底”二字映衬出了敲桨之人,是一种烘托的手法,着墨不多而蕴藉有味。第二句“逡巡女伴来寻访”,方才点明了人和人的性别。“逡巡”,顷刻,显示水乡女子荡舟技巧的熟练与急欲并船相见的心情,人物出场写得颇有声势。“酒盏”句,是对姑娘们喝酒逗乐的描写,是一个倒装句,即“旋将荷叶当酒盏”的意思,倒文是为了协调平仄和押韵。这个“旋”二字,与上面的“忽”字、“逡巡”二字,汇成一连串快速的行动节奏,表现了姑娘们青春活泼、动作麻利的情态,惹人喜爱。

  “酒盏”句写荷叶作杯。据说是把荷叶连茎摘下,在叶心凹处,用针刺破,一手捧荷叶注酒凹处以当酒杯,于茎端吸饮之。隋殷英童《采莲曲》云“荷叶捧成杯”,唐戴叔伦《南野》云“酒吸荷杯绿”,白居易《酒熟忆皇甫十》云“寂寞荷叶杯”等,都是指此。在荷香万柄、轻舟荡漾中间,几个天真烂漫的姑娘,用荷叶作杯,大家争着吮吸荷杯中的醇酒,好一幅生动而富有乡士气息的女儿行乐图!接着轻荡莲舟,碧水微波,而荷杯中的酒,也微微摇动起来,映入了荷花的红脸,也映入了姑娘们腮边的酒红,一似红浪时生。

  下片第一、二两句“花气酒香清厮酿,花腮酒面红相向”,是从花、酒与人三方面作交错描述。花的清香和酒的清香相互混和,花的红晕和脸的红晕相互辉映。花也好,人也好,酒也好,都沉浸在一片“香”与“红”之中了。这就把热闹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然而第三句“醉倚绿阴眠一饷”笔锋一转,热闹转为静止。又拈出一个“绿阴”的“绿”字来,使人在视觉和听觉上产生一种强烈的色彩和音响的对比,从而构成了非凡的美感。下面两句笔锋又作一层转折,从“眠”到“醒”;由“静”再到“动”,用“惊起”二字作为转折的纽带。特别是这个“惊”字,则又是过渡到下文的纽带。姑娘们喝醉了酒,在荷叶的绿阴中睡着了,而船因无人打桨随风飘流起来,结果在沙滩上搁浅了。“惊起”是言醒来看到了这个令人尴尬的场面,这样既坐实一个“醉”字,又暗藏一个“醒”字。

  这首词妙在起、承、转、合脉络清晰;更妙在其风格清新、言语含蓄而又设境秾艳,词风健康明朗、生动活泼,是少有的佳作。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欧阳修 创作背景

  欧阳修以《渔家傲》词调共作了六首采莲词,这首词即为其中之一。其具体创作时间未详。

网友评论

“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的相关诗句

“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的相关分类